博主
姓名:非专业投资者
单位:暂未填写
职位:暂未填写
访问人数:58151
正文
社会不会单向度发展—2020年宏观经济研判 (2020-02-19 16:27:28 )

 社会不会单向度发展2020年宏观经济研判

 

1

2019年岁末到2020年春,全球都不太平,美国伊朗未遂的战争,英国脱欧,中国疫情,台湾蔡英文继续当选,香港的骚乱。全球秩序在二战后,从没今天这么复杂而多变,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将在这次动荡的世界中,重新进行思考,选择以及面对。这一节太过宏观,不是本文要讨论的内容,本文主要要讨论的重点是经济领域。

 

2

首先要看的是美国经济领域,美国经济目前特征:资本市场高度繁荣(资本市场与楼市);美元坚挺(黄金与美元关系同向,作为矛盾的双方同向而行,凸显了全球其他领域的混乱与萧条);CPIPPI低位区间徘徊;失业率维持在超低位;利率维持在超低位;国债利率超低位。例外的是PMI指标(无论是服务业还是制造业都说不上超级乐观)与薪酬上涨速度(薪酬低速增长与超低失业率呈现出悖论,但薪酬低速增长与CPIPPI温和,前者乐观的一面是通胀短期难出现,悲观的一面是美国经济在某个环节有隐性的问题未必发现,大概率是本轮繁荣为纯粹资本市场驱动,资本深化导致金融业产值扩大,而其他行业人均资本产出未得到更大程度的提高;PMI指标可以从逻辑上支撑前面观点)。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失业率与薪酬增速呈现的矛盾意味着市场在某个角度失去了作用,即就业紧张但就业价格并没有上涨,这个矛盾数据里面至少有一个会有一定的问题,要不就是就业没有那么繁荣,要不就是薪酬价格统计失真,总之两者一定会出现一个;如果这两者都是客观存在而真实,那么答案就应该在第三个角度,即美国居民负债比例上升过快,就业紧张但就业选择也紧张,因为不得不工作;美国资本市场同向繁荣与黄金的牛市,意味着这可能是全球资本流向美国的一种结果,从外围来看,欧元大幅度贬值,英镑贬值,人民币在2019年来说也是贬值的,唯一升值的主要货币只有美元,升值的美元导致美元需求扩张,形成价格上行;而黄金的上行也可以同步解释,因为黄金总量市场较小,分流的避险资金在进入美元市场后也分散进入了黄金市场,少量的资金都可以驱动黄金市场上行。

 

CPIPPI与金融政策来看,也有矛盾和悖论的地方,2019年为美联储开启的降息周期,美联储在2019年的政策并不仅仅只是降息,还有公开市场的大操作,向市场注入的大量资金,从资金量来说,甚至超过了QE1的总量,但这并不是政策的全部,作为美联储的核心成员的纽约联储,在隔夜市场接受了上千亿的证券(我们还不清楚这个证券是否在第二天市场开市时候就被赎回,还没开始琢磨这个问题)。在金融市场如此宽松的状态下,CPIPPI维持低位,是什么意思,用市场通俗的说法就是货币大幅度增加,但货币对应的产品却没有增加,原因是增加的货币总量与对应的产品之间还存在缺口,那么超发的货币又去那了?唯一概率更高的答案,依然出现在居民负债的上升上。即居民新增货币有一部分又以偿还负债的方式回到了金融系统。

 

如果上面分析成立,那么本轮美国繁荣的核心在于资本市场繁荣以及资本深化导致的经济繁荣。这种现象的最终走向,从逻辑上来说是同向反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3

欧洲好像也有分析的必要,对于欧洲来说,未来注定是波折不断,一方面欧元肯定会持续受到英国脱欧的影响,很有可能出现欧元兑美元跌破1以下,欧元过度贬值又可能造成欧元市场的外流,欧元外流一方面会造成资金紧张,另一方面会加剧欧盟的存在危机。而对欧元区的货币政策也构成挑战,过渡放水会加速欧元的贬值,不放水流通中货币量不足,影响经济的发展与扩张。同时对现有的各国的财政问题无法解决,导致更多的欧洲国家财政问题扩大,这更进一步动摇欧盟存在的合法性。

 

4

回到中国经济来说,从外部环境来看,一是中美谈判第一阶段成果主要体现在金融业方面,金融业的开放必然结果就是美国资本流入,如果没有资本流入,美国金融企业是无法在中国赚钱的,这可以理解为初始资本的流入,增加人民币市场需求;其次是欧元贬值,欧洲避险资本以及西亚石油带来的欧洲市场收入会有一部分流入人民币市场。这两个因素叠加的结果,人民币在今年贬值的概率会很低,升值概率会更高。从汇率环境来说,对国内市场是利好的。

 

第二个角度是新冠病毒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对于季节性的如餐饮,旅游,以及春节消费市场的产品,构成绝对的损失,即损失无法在今年剩余的时间填补;而对于汽车,手机,家电这种时点性不强的行业,随着疫情的消失,有可能追回一部分损失;而对于金融行业不确定在增长,一方面疫情会带来坏账的增多,同时可能带来贷款需求的减少;但问题另一面是政府金融政策可能会放松,新增信贷资源宽松,金融企业倾向于降低门槛寻觅客户填补减少的客户资源,所以这个最终影响还无法判断;而对于证券市场来说,几乎没有影响,或者说利多大于利空,一方面交易量从目前来看并没受到影响,其次是IPO数量从目前来看,受影响也较少,伴生收益是融资融券的利息收入受交易量增加而增加,最后宽松的信贷政策,一定会有增量资金进入证券市场,这对市场构成利好;剩下就是房地产行业,房地产行业最大的问题是在周期顶部叠加的影响,从理论上来说,房地产市场还可以通过降低利率,降低首付来刺激市场,因此市场最终走向也要看货币政策,但居民负债快速上升是房地产市场最大的制约因素,同时房屋净值提取比例过高(中国的中小企业主,大多以房产为抵押构成企业贷,这也算房屋净值提取的一种方式,或者叫房屋担保贷款),而今年受武汉疫情影响的更多的是私营小企业主,一方面他们资本金并不充裕,对抗市场风险能力较差;另一方面多数中小企业属于高负债经营,对抗流动性问题能力极差,第三个因素是他们算是房产市场的主力购买人群,他们是市场氛围形成的主力人群。从行为学角度来说,能够在市场中逆行的富裕阶层也极少,他们还是需要氛围驱动,因此房地产市场受到的影响目前来看,还比较难以直接描述。当然房地产市场供应市场还存在着一个巨大的问题,即当市场份额下跌25%时候,整个行业的杠杆是否足够安全,货币政策宽松是否可以覆盖这个杠杆缺口。对地方政府来说,税收收入减少已经构成必然,财政日常支出可能会因为抗疫而扩大,那么必然有更大的资金需求,而缓解的方式,一是发债,这依赖国家金融政策;二是土地市场,这依赖房地产市场。

 

从区域来说,湖北在中期内肯定受到疫情较大的冲击,一方面是疫情对湖北居民的真实心理因素与造成的客观经济损失肯定是最大的;另一方面湖北政府在疫情中表现出来的行为会让投资者心存疑虑。而杭州,上海因为疫情中表现出色,或许会获得投资者进一步青睐,对区域市场构成利好,其他区域相对较为中性。

 

5

受多元因素的影响,很难判断2020年经济究竟会有好悲观和好乐观。一方面外资进入金融市场,肯定需要载体推动,而金融市场的载体,一是楼市,二是股市。如果进入楼市,是否会因此抵消受疫情带来的不利因素;而如果进入股市,那么直接受益对象是企业,这意味着有更多的企业得到增量资金的支持,这是否可以弥补或者填补因疫情带来的损失?也就是在我们金融政策宽松叠加外资进入,20年中国可能会更为彻底转向金融驱动型社会,这会对中国带来好大的变化以及什么样的变化?

社会已经不再处于上升周期中的单向度发展,而进入波段的一个转折点,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都会同时存在,疑惑不解是肯定有的,但是一直市场抛点小锚的巨人,不会因为一场感冒病毒倒下的,所以也用不着杞人忧天。当然这样的时代,选择的作用会最大化。而对于个人来说,一道选择题做对是满分,做错是零分,这是每个个体需要慎重对待的原因。

分享到:
阅读 ()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文章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中鸿地产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