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
姓名:王雪松
单位:暂未填写
职位:暂未填写
访问人数:41426
正文
当疫情结束时候,我想去日本看看—漫谈系列之一 (2020-02-23 16:45:44 )

 当疫情结束时候,我想去日本看看—漫谈系列之一

 王雪松

 

1、

在这个每天闷在家里的特殊时期里,因为缺少与外在环境的互动,人的情绪波动变得更加单一,往往会因为几个字或者几句话而发生剧烈的转折。

 

引发感触的并不是日本再送来的物质上那些有唯美意向,充满情谊与诗意的话语“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王昌龄的送柴侍御)“岂曰无衣,与子同裳”(诗经秦风无衣)等一首首中国自己的诗歌名句,同时也有日本自己创作的诗歌佳句:“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日本长屋王)以及武汉长江日报的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的争论。而是在前两天送给中国物资后,中国网民的态度大反转:多为建议日本为自己留囤一些物资。以及这两天随着日本病例的大增,网络上流传的一个笑话:日本这次开卷考试不及格,明明该抄中央政府的试卷却偏偏抄成了武汉政府的试卷。而这更加强化了想要表达一些东西的欲望。

 

2、

 

说起来有些难以启齿,自己一生以来还没有出过国,当然这并不是没有机会出去,也不是一直没有这个资金支持自己出去,但是终究没有出去,对于日本,去年还有甲方组织活动去,但最终自己也没有去。至于为何,根本也没什么特殊原因,总是觉得一群中国人出去在异国他乡的街道上逛一圈,可能收获寥寥,如果不是为了炫耀自己曾经去过某处而买点纪念品,可能其他会一无所获,加上现代网络世界如此发达,各种新奇物象除了直观感受外,见识随处可见,但这与一个比如在国内没去过九寨沟,没过去西湖的人到西湖去感受,往往也差不了多少。但我们在九寨溜达一圈和西湖玩转几天,九寨沟依旧是九寨沟,西湖还是那个西湖,我们可能依然是昨天的我们,当然用存在主义者来说,我在这世间,我来过,我存在过的观点来看,没去过与去过还是有巨大差别的。

 

 

3、

对于日本的印象,来自历史书的甲午战争甚至不比来自鲁迅先生的文章更为深刻。很显然对于普通人来说,历史书的战争是一串数字和一堆文字,但对鲁迅先生的文字来说,很有可能则是一段生活的描述,比如藤野先生的印象,另一个角度,以如此苛刻对待国人的鲁迅先生会对藤野先生留下如此良好的印象;后面再看周作人的文章,会有更深刻的感觉,普通民众与战争的距离之间是如此的遥远。但生活的另一面,很多年前我曾经带过来自大连和天津的助手,他们对日本这个国家和民族,从内心有着非常深刻的仇恨感,很明显当年的日本军国主义给这两个地区留下了太难以磨灭的创伤。

 

4、

日本的疫情越来越严重,而对于日本政府在疫情中的表现,作为一个中国人便会感觉到越来越亲切。这哪里是异乡,分明是家乡。一个日本对疫情吹哨医生没有被日本政府训诫,但是却出来道歉了。你会发现原来儒家文化是用同样的方式在中国和日本人的灵魂上留下如此深刻的烙印。而中国受疫情之初日本捐赠的物资的行为以及如今中国民众对待日本捐赠物资的态度,无一不是儒家文化的反应与再现。

 

那个跟着欧洲和美国学了150年的日本,在此刻居然居然对于儒家文化侵染之深刻,表现之纯粹,让中国人感到了不解,也感到了亲切。

 

近两年,从国内的新闻报道中,我们是可以经常感受到日本政界遭受着特朗普的轻慢甚至于某种不屑,日本的政府官员常常是陪着笑脸被特朗普嘲讽(当然这都是国内新闻媒体的报道)。我想我是选择了相信。

 

5、

与其说美国是一个国家,毋庸说他是一种文明,那种以征服为荣耀的文明。这点从他们的漂洋过海在哪里去扎根的欧洲祖先来说,就是这样。欧洲文明(当然现在美国文明有了自己的鲜明特点),往往是外在的表现与求索,同时也是一种自大的狂妄的文明。从我们看到的经典文献,无论是《荷马史诗》,还是但丁的《神曲》以及歌德的《浮士德》,还是《马克思主义》,黑格尔的哲学以及尼采的思想;或者从英雄人物来看,无论是凯撒,还是拿破仑他们都是外在的力量的彰显,个人绝对的英雄主义。美国人无疑延续了这个传统,尽管加上一些因为建国初期的英雄流浪他乡后的普世情怀,以及商业文明的侵染,兼顾了更多的社会性,他他们本质上依然因为成为强者而荣光,而不是以道德与普世的情怀而在美国历史上名垂千古。如果在深究历史,或许中国与美国会找到与欧洲分界线,那就是中国和美国自身都是一个版图宽广,政府强大的统一的国家,而欧洲恰恰是相反,欧洲在一片不大的土地上,国家林立,不同的政治环境会催化不同的政治文明和政治意识形态,进而感染整个国家和民族。所以尽管近现代美国一直遥遥领先于中国,但在和中国的对抗性博弈中,却又一直保持着某种微妙的尊重。

 

6、

这就注定了日本在美国人眼中的地位或者定位。曾经给自己的孩子说,日本这个民族眼里只有强者和榜样。但好像这并不准确。

 

曾经看过很多本日本广场协议后的经济分析书籍,以及对广场协议后迷失30年的剖析的书籍,无论是从美国人书籍角度看,还是日本人自己的反思,以及中国人的视野的观点。最后自己的观点可能显得极为另类,那就是广场协议之前的日本经济,无疑是30年代侵华后的军事思想的经济反应,而广场协议无疑又产生了类似广岛原子弹的经济威慑,短短几十年日本民族的心态经历了两次大起大落,或许到今天,他们仍然没有走出广场协议的阴影,但如果用对待中国疫情的事实来观看,或许日本国家在集体反思这两次大起大落之后的精神走向。

 

而这会对世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在这个混乱而迷茫的时代!

分享到:
阅读 ()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文章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中鸿地产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