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
姓名:蓝色海洋 的空间
单位:
职位:
访问人数:67090
正文
城市的活力比城市的实力重要—​前成都市长前央企领导人葛红林双重视觉下的成渝发展观 (2020-10-11 10:09:36 )

 “将成渝双城经济圈打造成为基本完整产业集群的经济增长极。”

“同城化发展可以先从邻近的区域先行,以后再从局部区域推广到全域同城化发展。”

“城市的活力比城市的实力更重要。”

……

9月28日,第二届中国成德同城化财富论坛举行,曾任成都市长11年、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党委书记葛红林在论坛上作了题为《城市活力比城市实力更重要》的演讲,围绕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成徳同城化发展和城市的活力等话题分享了满满的干货。这是离开成都市长岗位6年后,葛红林首次回川参加城市论坛。作为主旨演讲嘉宾,他开篇坦言“这份报告我花了不少时间准备,希望不会浪费大家的时间。”接下来的演讲中,这位前市长果然分享了自己的深度分析和诸多建议,许多与会者都表示干货满满,非常有益。

谈成渝双城记

将成渝双城经济圈打造成为基本完整产业集群的经济增长极

今年,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成为各界关注焦点,葛红林结合在成都的工作经历,认为这是“把握大势、统揽全局的战略决断,是谱写中国梦成渝新篇章的振兴之举。”

谈及过往成都和重庆,葛红林认为重庆直辖激发了发展活力,也鞭策了成都发展。他说,那时的成渝城市间互访和交流学习不少,但协同规划、共谋发展不多,由此出现了不同程度地你有我有的产业,你争我争的招商引资项目。葛红林认为,竞争给两地带来的一个显著益处是:两地都十分在意营造良好投资环境。由此,经过16年的发展,重庆和成都都得到了较快发展而且蕴藏巨大潜力。

在“双循环”大背景下,葛红林认为“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增加了新的使命,新的动力,新的机遇。” “不仅要打造成为西部开发的升级版,而且要打造成为完整产业集群的经济增长极,带动我国经济格局和区域布局的重塑,为我国高质量发展和抗风险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葛红林说,产业链是线性的、二维的,而产业集群是多维的,是更加完整的,能作为增长极去竞争、去抗衡。从产业链上升到产业集群的建设,应学习借鉴十八大后军队战区改革理念和方法,在若干区域分别建设相对完整的产业集群。他打了个比方“如果说产业链是兵种,那么就是打造若干个集多兵种的‘经济战区’,所谓的增长极,就不是简单的某一产业增长极,而是产业集群的增长极。”

就打造四大产业集群的增长极来讲,葛红林认为成渝双城经济圈完全有基础、有条件、有能力。在事关国家战略安全和高科技领域,不仅现有门类齐全、水平不低,而且未来的发展潜力巨大。比如,航空、核工业、重型装备产业位居第一;航天、汽车、电子信息至少第三,不会第四;就对外通道来讲,是面向欧州最近的中心,中欧班列的开通,形成比海运更快捷的通道。此外,外国领事馆数居全国第二。

他说“记得我刚到成都工作,有一位老同志对我说,四川(大四川)是国家的大后方,抗日战争时期,‘下江人’跑(逃)到四川,在三线建设时期,‘下江人’又来了,今后四川还是国家的大后方。从这个角度讲,即使在全国建两个自成体系的完整产业集群,也应有成渝双城经济圈。”

谈成徳同城化发展

从成德邻近区域先行同城化 德阳要打造重大技术装备制造城

成德同城化发展近来动作频频,在本次“成德同城化财富论坛”上,葛红林就同城化分享了自己的观点和建议。他说,讲到同城化,很容易地想到的是地铁、公交、道路等出行的同城化,教育、医疗、社保等社会事业的同城化,而且是就高不就低。“同城化是一体化的更高发展阶段,是更加深化的相融发展,而不是一样化的发展。”他表示,同城化发展可以先从邻近的区域先行,以后再从局部区域推广到全域同城化发展,其它区域先行做到一体化,一体中尽可能同城化。

葛红林以同城化做得较好的佛山与广州、苏州与上海进行举例分析,并建议体量小的城市应先讲同城化,“越主动越能获得同城化红利,至少避免相互竞争,一体互动产业发展,特别是在大项目上。”会上,他从准确定位、借势互补、凸显特色、认识差距、认识风险、认识未来六大方面分享了苏州融入上海一体化发展的理念,并侧重讲了德阳核心产业的发展问题。

“全力打造重大技术装备制造城。”葛红林为德阳发展提出建议。他认为从德阳的发展历程,从国家、成渝双城经济圈和全省发展的大局来看,德阳有基础、有条件、有潜力为我国重大技术装备发展作出独特的贡献。

具体而言,他分享了三点建议:

一是作为城市的核心主业来抓,实现在全国“做一做二不做三”的目标。传承和光大德阳的装备产业基因,这是德阳的优势和特色,重庆和成都难以比拟。一定把德阳的重大技术装备产业做强做优做大,实现在全国做一做二不做三的目标。

二是装备业无止境,不断开拓新领域,形成更多的终端装备和核心部件。对德阳来说,传统强项远远不够,必须开拓新领域,一是开拓更多的终端装备和核心部件,二是开拓更多的装备设计和服务产业。

三是形成装备业竞争,加快引进新商家,实现成簇发展。随着我国装备产业的快速发展,涌现了不少必须“刮目相看”装备产业的民营企业。要充分引进这类企业,同时要打消它们的对东电和二重的顾虑。

葛红林的城市观

城市的活力比城市的实力更重要 有活力才有未来

2004年,成都、大连、东莞、杭州、青岛、深圳、沈阳、苏州、温州、无锡十座城市被评为中国最具经济活力城市,九个分布在沿海,只有一个是地处西部的成都。在当时的获奖会上,葛红林就表示“城市的活力比城市的实力更重要,有实力没活力的城市会变得没实力,而有活力无实力会变得有实力。”16年后再看这十个城市,葛红林分析出现了三大变化:一是城市发展发生了分化;二是出现了“北方滑坡”;三是常住流动人口发生了变化。由此,他更加坚定“有活力才有未来”的观点。

“对人而言,活力是指旺盛的生命力;对城市而言,活力是指发展的。”他说,城市的活力决定着城市的兴衰成败,有实力没有活力的城市,早晚会将实力耗尽。而有活力,早晚会有增强实力。为此,他从增强投资活力、农村活力和城市活力方面谈了三点探索:

第一是探索建立投资信用保险制度,增强投资活力。“可以借鉴保险行业的做法,在成渝双城经济圈,设立创业投资信用保险公司。”他说,政企间说话不算数成为过去和当前影响我国投资的主要问题之一。可以通过这种制度化、专业化的第三方操作,增加双方的长期合作信心,部分化解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后顾之忧,用市场化、法制化的手段,开辟一条优化营商环境,保障政企正当权益,激发创业投资活力的新途径。

第二是着力探索农村集体组织成员身份改革,增强农村活力。“没有农村的活力就没有城市的活力。”他说,当前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原则是只能出不能进,由此也限制了“人才下乡”。他认为只要充分尊重农民意愿,坚持保护农民权益,解决好农村急缺人才的引入,实现好原住民和新村民融合发展,值得大胆探索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改革,激活农村发展活力,开创乡村振兴的新动能、新模式、新路径。

第三是探索建设“不愁住、住得起”的城市,增强城市活力。他认为,目前我国农村已经成功化解了“不愁住”的问题,而不少城市居民和外来进城务工人员却越来越愁住的问题。他建议,地方政府在十四五规划中,应研判未来产业发展,确定相应的常住人口增减,要有一个合理的数量变动区间和“天花板”,并确定相应的公共住房保障和房地产业的规划。要有高端商品房规划,更要有中端商品房以下的规划。同时,在吸引人才落户和接受外来务工人员的同时,不能只管户籍,而不管住房。不能享受外来务工红利,而不提供住房便利。

此外,他建议,除了征地拆迁、居民动迁以及旧城更新改造的路径外,应充分盘活利用央企和地方国企在城市中的闲置工业用地。“我们不应再将房地产业作为支柱产业,但可以将住房条件的改善作为促进消费带动力,会有效带动白色家电业、装饰业、建材业,甚至汽车产业。”

四川发布客户端记者 文敏

编辑:何晓凤

分享到:
阅读 ()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文章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中鸿地产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