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
姓名:蓝色海洋 的空间
单位:
职位:
访问人数:67091
正文
“豪宅教父”被实名举报了 (2020-10-11 17:31:02 )

 几个月前,爆火的电视剧《隐秘的角落》,情节悬疑而又惊悚。

男主角张东升的“爬山梗”一出,屏幕前的观众惊吓得,犹如尖叫的土拨鼠。

张东升是别人家的好老公,温和待人;朱朝阳是别人家的好孩子,人畜无害。

然而,在六峰山的山顶、在少年宫的阁楼,人性的暗面、不能说的秘密,赤裸裸地暴露于阳光下。

揭开温和的面具,里面爬满了虱子。张东升是孤独的,朱朝阳是孤立的。他们在河边撑起一只船,望着那些湿鞋的人。他们看似每个机会都把握的恰到好处。

然而,当潮水真正退去,躲在隐秘角落的他们,才幡然醒悟:

原来被海浪卷走裤衩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啊!

1

9月4日,网上流传出一份《实名举报广东黄文仔涉嫌严重经济犯罪》的文件。

那个抡起大锤砸样板间的黄文仔——星河湾集团董事长,被星河湾的元老级人物吴世权举报了。

星河湾的故事,还得从黄文仔说起。

80年代的中国,骚动中带着野性。农村娃出身的黄文仔,人生机遇始于改革开放。在大浪淘沙之中,黄文仔敏锐发现:建筑材料需求量非常之大。

1983年,30岁的黄文仔,辞掉干了12年的供销社职务,成立了广州宏宇贸易,专门做建材批发和零售。

当很多人梦想成为万元户的时候,黄文仔已经赚到人生第一个100万,成为中国最早开奔驰的那批人之一。

后来,黄文仔又成立了明宇木业,增加了木材贸易。来来去去倒腾后,黄文仔在11年里完成原始积累,为日后创建地产公司打下了地桩。

90年代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攒着一把火。

1994年,黄文仔借着这股火,创立宏宇集团,正式掘金房地产。

1996年,经政府批准,宏宇集团成为广州市第一家私营股份制企业集团。

实名举报黄文仔的吴世权,也就是在这一年,进入彼时还是宏宇集团的星河湾,担任集团董事副总经理兼任财务总监一职,目睹宏宇集团的发展与变迁,直到2009年从该公司退休离开。

事情爆发的时间线始于2000年。

当年,宏宇集团、番禺房地产联合开发总公司大石分公司,以及深圳南方香江实业公司三家股东组成 “广州宏富房地产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6660万元。

宏富公司日常的经营管理,全部由宏宇集团独家负责,黄文仔担任该项目公司法人代表和董事长。

2001年,宏富公司广州星河湾项目一炮而红,说日进斗金丝毫不为过。但让人惊讶的是,除宏宇集团外,大石房地产和香江公司,从宏富公司那里得到的收益,与实际经营状况不匹配。

常在河边走,就有湿鞋的可能。吴世权在举报信中称,这实际是黄文仔利用职务之便,做出真假两套报表。背地里将巨额资金,从星河湾项目中,抽到宏宇集团以及关联公司。

在举报信中,吴世权一一列举了具体时间和金额。时间跨度,长达数年之久;数额之大,令人触目惊心。

如截止2004年8月,在真实会计报表中,宏富公司转给宏宇集团的“往来款”为4.169亿元,而在虚假财务资料中,宏富公司转给宏宇集团的“往来款”仅为1.21亿元,差额达3亿元。

71岁的吴世权,孤注一掷。

在举报信的开头和末尾,不仅有他的电话号码,以及当年的会计报表。除此之外,吴世权还郑重写上了自己的身份证号。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不过这封写给“全国各大新闻媒体”的举报信,一石没有激起太多风浪。截止目前星河湾未做回应。

如果不是一些意外插曲,黄文仔和他的星河湾,原本是一杯陈年的、可回味的酒。

2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年轻时的黄文仔,就和别人与众不同。同样卖猪肉,他会把猪不同部位分开来卖,卖不一样的价格,有高有低。这种卖猪肉的方法,当时在番禺,黄文仔是首创。

黄文仔在供销社当副站长的时候,他们站效益不仅最好,员工福利也是最好的。

数十年后,商业天赋这种东西,被黄文仔运用到了地产的开发上。

《大盘时代》这本书,很多地产人看得激情澎湃。

王志纲,是该书的作者,也是很多地产大盘的幕后策划人。比如碧桂园,比如龙湖,又比如星河湾。

曾经的星河湾,360分钟卖出40亿。

1999年,也就是黄文仔成立宏宇集团5年后,重新规划的广州,出了一个华南板块:将番禺拉入广州。很多地产商意识到:番禺是机会。他们都想进来,但又看不明白。

敢想的黄文仔,找到了王志纲。黄文仔愿意不计成本,打造地产界的莱斯劳斯。

为了做好看的园林,黄文仔满世界去找树;会所的一个十几万的玻璃幕墙不好看,他抡起锤子就砸掉。

开盘前一天,样板间的墙纸没贴好,他用小刀划破,对装修公司破口大骂,永不录用。

2001年,在黄文仔的“较真”、王志纲的助力下,广州星河湾横空出世。

可以说星河湾出道即巅峰。

一个月的时间,星河湾以豪华的风格、过硬的品质,吸引了18万人前来参观、学习、购房。

短短40天,星河湾就卖了6.7亿元。南方都市报当年发文称:18万人涌华南,满城争说星河湾。

就连操盘者王志纲,在星河湾大获成功之后,也耗费巨资买下了星河湾的楼盘。

在与黄文仔的一次约饭上,王志纲打趣连连:

为了买你的房,我从你这里收的钱,又让你赚回去了。

一炮而红的星河湾,奠定了黄文仔在地产的江湖地位。

2002年,小试牛刀的星河湾进京赶考。在北京四环外,星河湾拿下一整块住宅用地。对当时的京城而言,以豪宅姿态出现的星河湾,犹如深夜里乍现的光芒。

黄文仔还放出豪言:

探花榜眼我不要,中不了状元,我们走路回广州!

当年接黄文仔的车上,永远有三宝:手电筒、胶鞋和安全帽。黄文仔坐镇北京时,经常拿着放大镜、望远镜、尺子,化身北京星河湾的“监工”。

三年后,星河湾金榜题名:四个月狂卖11亿,销量位列北京第二名。在随后的五年时间里,北京星河湾都是北京豪宅市场的销量之王。

此时的星河湾,用一句话形容就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在广州、北京两地旗开得胜后,2009年,在上海浦东亮相的星河湾,创造了“6小时售出40亿元”的销量纪录。

星河湾赚得盆满钵,旗下产品被王志纲称为“值得收藏的房子”,而黄文仔被外界尊称为“豪宅教父”。

星河湾更成为有钱人的代名词。坊间流传,星河湾北上广项目中,最“壕”的卧室有260平,澳门星河湾一个车位要600万元。

种种令人咂舌的奢华,让外界笑言:

星河湾来了,捂紧你们的口袋,一嘚瑟就能让你穷三代,空六个口袋。

3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早年间,在《我有一个梦想》的文章中,黄文仔曾写道:“每当我看到西方发达国家的人居环境时,就有一种搬回家的冲动,而且比他们的还要好、还要美。”

但再美丽再美好的梦想,终究抵不过岁月的健忘。

巅峰之时,黄文仔看中了号称“煤都”的鄂尔多斯。据说那里富豪遍地,星河湾为此定下了百亿元的销售目标。

2011年,鄂尔多斯清查民间借贷资金链,煤炭价格跌跌不休。星河湾的目标——购房者的“钱袋子”很快干瘪,以至于一期1900多套房源,认购率仅一成左右。

鄂尔多斯成了黄文仔的“滑铁卢”,也为星河湾陷入泥潭无法自拔埋下了伏笔。

为解决鄂尔多斯项目危机,星河湾没有完全坚守一线城市,而是将视线也放至三四线城市。

2012年,星河湾抱团雅居乐取暖。两家同样定位于高端地产的房企,于当年合作开发了成都铂雅苑、常州雅居乐星河湾项目。

如今看来,奢华地产在三四线城市的前景,显然是围棋盘内下象棋——不对路数。

铂雅苑单价定位2万每平、单套总价520万元的价格,让成都消费者望而却步,首日认购金额仅7亿,与项目内定的20亿元销售预期相差甚远。

常州雅居乐星河湾精装修售价直接翻倍,定价1.5-2万元/平,开盘之后只卖出了10套。

连遭滑铁卢后,2012年的星河湾,第一次消失在中房信集团发布的《2012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TOP50》榜单上。

这一年,职业经理人梁上燕离开星河湾。没了职业经理人的带动,偏向于家族化管理的星河湾,犹如断掉了一只翅膀的大雁。

事情是环环相扣的。没了职业经理人、走岔路的星河湾,很快就土储告急;“没有余粮”的星河湾,豪宅路线愈发艰难。

太原、上海星河湾的质量问题,毁了黄文仔数十年建起来的“长城”。黄文仔还能抡起砸样板间的大锤吗?一位物业机构总经理直言:

星河湾标榜自己是房地产界的劳斯莱斯,我认为它不算真正的豪宅。

一代“豪宅教父”,轰然跌落神坛。

这距离王志纲“星河湾是值得收藏的房子”的言论,不过短短数年光景。

2018年,星河湾销售额仅为220.1亿元,在2018中国房地产销售金额TOP100排行榜上名列末位。

尽管近些年,黄文仔在操盘一些旧改项目,也仍然在拿地盖楼,但旧改项目资金投入大、开发周期长。

几十亿、上百亿的资金,在一个项目上,栓个5年10年的,对家底并不丰厚的星河湾而言,这其实是个“潘多拉的盒子”。

环境也早已今非昔比。房住不炒、三道红线等残酷现实,更全方位考验着星河湾。

4

在外界看来,黄文仔是佛系的。他对资金、规模、上市等并不热衷,甚至他有意无意地,将品质与规模对立起来。

但是,做好精品的同时,又把握市场风向,还充分利用资本市场的融资平台,帮助企业实现发展,这三者并不矛盾。

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有人不禁感慨:豪宅专家沦为路人甲。

掌舵人黄文仔不光彩的一面被置于聚光灯下,也有人一声叹息。

人性最大的共同点就是经不起推敲,就像《隐秘的角落》所揭示的:

潮水退去,裤衩被海浪卷走的,可能是温和待人的张东升,也可能是人畜无害的朱朝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风云地产界”

 

分享到:
阅读 ()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文章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中鸿地产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