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
姓名:杨一 的空间
单位:
职位:
访问人数:344844
博主公告
    
最新留言
我的最新好友
正文
打了几圈重庆麻将后,我一个外地人跟重庆释然了 (2020-12-15 14:13:12 )

  

麻将作为川渝地区一种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全民运动,成都人更是有面临洪水、地震都不下麻将桌的传说。我初步搓麻后,感触颇深。
 
半月前,朋友结婚,当两日伴郎后,于婚礼结束之际和几友搓麻。完毕已至半夜,我一人输,打车归家途中有此思考,匆列大纲。
 
 


1、初步思考

打过麻将的朋友都知道,决定最后麻将输赢的,不是你胡牌次数的多少,而是你每次胡牌时的大小。
 
我老家湖北荆州,也算是个搓麻圣地吧。我6岁就上牌桌摸牌了,很小就知道怎么打麻将了,这十几年来,虽然中途一直没什么机会玩,但一直都有接触,毕竟身边的圈子是这样的,整体麻将水平在湖北算中等吧。
 
但你越是对湖北麻将越熟悉,你对成麻就更是难以上手,因为这是两种不同的打牌逻辑和赢钱逻辑。

湖北麻将讲究顺子的连贯性,成都麻将讲究番数的大小。如果你没办法搞清楚怎么样算钱、怎么去做大做强,那会很难在重庆麻将圈里立足。
 
当你在A系统里越是如鱼得水时、占尽便宜时,若A系统与B系统的游戏规则完全不同,那你就越难在B系统里吃到好处。
 
曾经帮助你冲上云霄的那双翅膀,转眼间就成了紧紧裹住你、让你直线坠落的罪魁祸首。
 
同理,在这个社会上混的最好的人,并不一定是能力最强的人,而是最适应游戏规则的人。
 
你能力再强,如果不对老板的胃口,没办法猜测出老板的喜好,那也无济于事。因为最后真正决定事态发展方向的,不是你的专业,而是老板的态度。
 
老板要思考的内容,除了你的专业之外,还有很多的内容要去考量,要去思考资本市场是怎么考虑的,竞争对手的战略逻辑是怎样的,客户的真实痛点和需求点是什么。
 
你的专业能力只是一个点,老板要思考的是一个面。
 
你能够从你的这个点去猜测出老板的那个面,那你就离成为老板不远了。
 
不过更多的人,都是像“盲人摸象”般,只能看到局部,没办法构建起全局来。
 
最适应游戏规则的人,多半是老员工,所以你可以看到大量的这样的现象:老员工即使在公司里学不到什么新东西了,每天带薪拉屎划水摸鱼的,工作没什么奔头也没什么起落,但TA就是不会离开这家公司,因为TA太熟悉这家公司的游戏规则了。
 
TA这条鱼,已经慢慢成为“水”了,越来越水。
 
把这个游戏规则放大到城市层面,那就是这个城市的社会文化属性。
 
从北方一毕业就来重庆,至今有3年了,从刚来重庆时的一无所有、目不识丁,到现在能够认识一些人、说得上一些话,也能够被一部分人认识,这是我的荣幸,也是我的幸运。
 
重庆的社会文化属性,我还没有完全的摸清楚,有时候会感觉难以融进去,可能在其他城市生活的久了。我之前会觉得重庆文化怎么这么封闭、保守,但现在会觉得自己的文化适应能力太差了吧。
 
如果想更好的了解融入重庆,那首先就得熟悉重庆文化,然后再洞察背后的社会文化属性。
 




2、进一步思考

麻将看着是一项娱乐活动,但它本质上是一种圈子文化,而这种圈子文化又会受到居住空间形态的极大影响。
 
有时候不是你想不想打的问题,而是你不打的话,没办法融入进周边的圈子,尤其是在小县城这种熟人文化圈子里。
 
我老家是在荆州下属的一个小县城里,我们居住的环境都是独门独户的独栋,处散居状态,我们那一圈的人几乎都打麻将,上至耄耋老者,下至学语儿童。
 
麻将桌其实就是一个八卦场,它其实就是把以前的围炉嗑瓜子聊天的场景搬到了麻将桌旁。
 
谁站在门口吆喝一声,那个张阿姨、李婶、王大爷都快过来打麻将了,很快一桌就凑齐了。然后就是闲聊,这个谁谁谁的儿子在哪里工作,每个月挣多少钱,那个谁谁谁的女儿嫁人了,听说是个有钱人,但年纪好像稍微有点大了………
 
你不去打麻将,这些东西你很难从其他渠道了解到。你长久的不接触到这样的信息,那你很快就会被排挤出这个圈子之外,当然这个是小县城的圈子。
 
但当后来我们搬去同一个小区的电梯房后,这样的场景会少了很多很多,但还是有一些关系比较好的会经常在一块儿聊天、打麻将,但总体而言打麻将的概率还是比之前少了很多很多,毕竟要去叫别人打牌不再是大门口喊一嗓子就行了的,除了打电话之外还得去别人家里爬楼去打。
 
到后来来到了更大的城市后,和朋友们就像一块块零散的碎片分布在重庆城市森林中,这种打牌的机会就又更少了,首先要凑齐那么多人打麻将就不容易,再一个大家的时间、打牌的地点要都能对得上,这些条件全部加起来,其实打牌机会并不多了。
 
城市空间越大,居住越分散,聚集搓麻的几率就越小。
 

 




3、深度思考

麻将作为川渝地区人民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是一项真正意义上的全民运动。
 
那么,是什么促使它成为了一项全民运动的呢?
 
在杨一看来,有两项因素:一是川渝地区,二是麻将本身这项活动。
 
川渝是四川和重庆的简称。重庆山多地险,江湖气息重,麻将正是重庆人社交的重要场景之一。四川是“天府之国”,自古以来就物产丰饶,人们安居乐业,养成了人们追求休闲、享乐安逸的传统。连皇帝刘禅都乐不思蜀呢,何况我等小民呢
 
在前段时间的天府论坛中,王健林建议四川商人少打麻将,要破除安逸、搓麻勾兑等地域文化中消极的部分,树立积极向上的新形象。由此川渝人爱打麻将可见一斑。
 
王志文曾在《天道》中曾说过:影视文学作品给人的精神享受和鸦片毒品给人的快感是一样的,但后者被国家社会严厉禁止和打击。
 
麻将这项活动,和游戏的本质是一样的,最大的特点就是及时反馈,你胡牌就赢了,被胡牌就输了,每一项都是一局全新的游戏,而且它还带有强烈的社交属性。
 
一边娱乐,一边社交,打大牌时肾上腺素分泌,打小牌时每盘都是尿点。
 
在大城市这种快节奏的生活和工作,隔三差五打一打,不仅可以笼络和朋友们的面对面社交,还可以适当放松放松自己,麻将打完的这一晚,不管是输是赢,第二天都是全新的开始。
 
更重要的是,麻将上手非常简单,几乎不用怎么教,坐在牌桌旁边看上几局,局内人点拨两句,基本就会了,算是入门了。至于能不能赢钱,那是另一说了。
 
从这个角度而言,麻将成为新时代的“国粹”是有道理的,简单易上手,冲动易上头,好玩宜社交。
 
当一项活动变成“全民运动”时,它背后的利益产业链是很庞大的。
 
那么问题来了,怎么样才能人为的制造“全民运动”呢?
 




4、假设性思考

湖北麻将和成都麻将在玩法上有很大的不同,可以大概看出湖北人和重庆人的性格上的差异点。
 
湖北麻将是讲究顺子的连贯性,一人胡牌此局结束,有4张万能牌,可以变成任何想要的牌。这体现出了湖北人创意多变的性格,很会随机应变,不拘泥保守,湖北人还有“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的称号呢。
 
一只鸟配九个头,各个方向都灵活变通,很难被束缚住。
 
成都麻将是“血战到底”,即使一家胡牌后也还可以继续打下去,必须打到最后一家才算结束。
 
杨一猜想之所以会有如此的游戏规则,大概与重庆经历的一些事情,导致了重庆人有如此的性格有关。
 
蒙元大军横扫全世界,连亚欧大陆都对成吉思汗俯首称臣。其入主中原后,向西攻打重庆,在攻打合川钓鱼城时,双方抵抗时间良久,最终蒙元领导人命丧钓鱼城下,在世界各地攻城拔寨的蒙古军不得不从欧亚战场撤军,此战改变了整个中国乃至世界历史的局势,合川钓鱼城也被欧洲人誉为“东方麦加城”、“上帝折鞭处”。
 
不仅蒙元攻不下重庆,抗战期间的日本也拿重庆没办法。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势如破竹,短短三个月就攻下了中国一半土地,当时民国失去了首都南京以后,重庆就作为民国暂时首都,我军抗战的大后方,是抗战的指挥中心。
 
从1938年至1943年,日本对中华民国战时首都重庆进行的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在日军轰炸下,被损毁的建筑物和公共设施不计其数。

不过,重庆人展现出来的,却是一种“小鬼子炸,我们就修”的骨气。不论身份,不分男女老少,都投入到了重建家园的努力中。
 
在悬崖边,在江面上,只要有空间,山城人都能造房。
 
洪崖洞,不就是站立在悬崖之上的奇迹么!
 
在《总体站》中有这么一句话概括了战争的本质:战争,以其中一方失去战斗意志为结束。
 
重庆人就是这么百折不挠、永不屈服。
 
不知道这股子劲儿,是不是也用在了麻将上,所以才有了“血战到底”的规则。
 



5、尾声

麻将虽好,不要恋怀,点到为止即可。

且打且珍惜。


分享到:
阅读 ()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文章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中鸿地产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