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
姓名:一行交易 的空间
单位:
职位:
访问人数:5270
正文
《金融帝国延缓上市,美国总统延缓出炉?》 (2020-11-04 09:38:39 )

 《金融帝国延缓上市,美国总统延缓出炉?》

 

本周注定是大戏开锣,高潮迭起的一周,没想到688一开始就这么不顺,两个账户打新都没有中到蚂蚁,本来还想算一算如果低开要不要直接买一点,毕竟双十一启动,还是押注一点中国的败家娘们的购买力吧。没想到监管紧急出手推迟了蚂蚁的上市,不知道明天的美国总统是不是也可能上演暂缓出炉的戏码,“川大智胜”又要涨停?
 
上周说到蚂蚁的核心利润来自于放高利贷,今天双十一忙着从花呗借呗超前消费的人,也许应该看看下面这个日本首富武井保雄和武富士的故事:
 
武富士由武井保雄在1966年创办,从事的业务正是小额消费贷。1999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全球富豪排行榜上,武井保雄以78亿美元资产成为“日本首富”。靠的正是自己名下的消费金融公司——“武富士”。“武富士”和日本其他消费金融公司以极低的利率吸引存款,再以接近30%的利率贷给工薪阶层和家庭主妇们。
 
20世纪末日本经济增速的放缓,不良贷款率增高,不当甚至暴力催收导致社会性问题频发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开始通过行政和立法等手段介入日本信贷秩序维护。2004年,武井保雄被判入狱,2010年9月底,武富士决定向东京申请破产保护。2010年10月29日,武富士在东京证券交易所的股票摘牌退市,11月12日,武富士在伦敦证交所摘牌退市。
 
武富士的破产有其历史渊源。消费金融源于民间借贷,长期以来民间借贷的年利率高达30%左右,明显带有高利贷的性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政府重视不足加上金融监管体系不健全,监管严重缺位,日本的消费金融从救人之急的无担保小额贷款逐渐引发“消金三恶”现象,即高利率、多重债务、暴力讨债,曾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
 
武富士成立之初一直津津乐道的理念,就是“不能借给不打扫厨房、厕所的主妇,而要借给孩子穿着干净衣服的主妇。”
 
而还不起债务的主妇和女高中生们,很多只能去从事“援助交际”,从而让日本成为了这个词语的创始国家。
 
今天,消费时代的金融,具有更加强烈不可抗拒的诱惑力,又比30年前强了很多倍。在这样一个娱乐致死,消费致死的时代,对抗“奶头乐”的诱惑,也许还是读读老子的真言可能有用一点: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
 
监管出手延缓了蚂蚁的上市,但是能延缓中国式的“援助交际”上演吗?应该木已成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马爸爸荣登首富的可能了。从日本首富可以看到三十年前王朝盛衰的足迹,1999年武井保雄成为首富之前的日本首富是堤义明,坐拥西武帝国的房地产大亨,马爸爸之前有国民公公和许老板都当过首富。中国和日本,首富的变迁的故事似乎又有不少相似之处。(这段不可深入)
因为李佳琦直播开始了!
分享到:
阅读 ()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文章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中鸿地产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