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
姓名:龚炎 的空间
单位:
职位:
访问人数:45692
博主公告
    
最新留言
我的最新好友
正文
一文读懂降准逻辑,其真能利好股市吗? (2019-10-10 17:50:30 )

 9月6日晚间央行宣布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具体措施为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在此之外,为促进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再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

 

降准再次刷屏,股民一阵狂欢,看到最多的一种论调是说降准对股市有明显的助推作用,借用李大霄的话说就是为下周冲击3000点的地平线起决定作用。真实情况真是如此吗,做投资的都应该知道,我们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普通投资者最多的一种理解是,降准会释放流动性释放资金进而助推股市。这句话分开看本身没有什么错,降准确实会释放资金,资金面也确实会助推市场,但合起来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是两个市场,两个资金面的问题。

 

正如前面我们分析了PMI这个指标一样,要搞清楚降准会起什么作用,也要从它的概念讲起,不仅要清楚它的概念,它衍生关联的几个概念也要搞清楚先。

 

存款准备金

 

存款准备金就是指金融机构为保证客户取款和资金结算而存放到中央银行的保证金。简而言之,可以理解为商业银行存在中央银行的存款。中央银行要求其存款准备金占存款总额的比例就是存款准备金率。通常又分为法定存款准备金和超额存款保证金,其中前者是指按照央行比例存放,后者是指除前者以外按照央行任意存放比例存放的资金。我们所说的存款准备金的调控政策,一般就是对前者的调控。

 

存贷比

 

这里也要区分一下存款准备金率与商业银行存贷比的区别。存贷比的计算公式是银行贷款总额/存款总额,意味着同一笔存款能创造多少贷款,存款准备金率则表示同一笔存款,有多少是不能动用的。二者概念截然不同。

 

货币创造乘数

 

现代货币创造理论认为一笔相对小的存款,存入银行以后,由于银行的放贷机制可以使得货币市场的货币总量远远超过最初存款的数额,其中的放大效应被称为创造乘数。在其他因素恒定的情况下,货币创造乘数则取决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即取决于存款当中不能动用的那部分的比率。举个例子,如最初存款100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为20%,那么第一次银行可以放贷的资金为80元,而贷出去的这80元依然会以各种形式存入银行,第二次进行放贷出去的金额为64元(80*(1-20%)),依次类推。这100元创造的存款规模将等于100/20%。如果以M代表货币供应量,则整个银行系统创造的货币供应量M=ΔD/rd(ΔD为银行系统中最初增加的存款;rd为法定准备率。

 

本次存款准备金率全面下调0.5%,部分下调1%,不针对财务公司、汽车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而7月份以来人民币各项存款余额为180万亿左右,不难推到出央行相关负责人所说的释放资金9000亿左右。

 

如果需要精确算法,大家可以参考以下几个数字,wind统计6月底基础货币为31万亿元,7月货币乘数为6.37,前面用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倒数作为货币乘数为理论状态,实际状态下货币乘数等于(现金在存款中的比率+1)/(存款准备金率+现金在存款中的超额比率),假定现金在存款中的比率无变化,只变更存款准备金率,则大致可推算出货币乘数的变更范围,而货币供应=基础货币*货币乘数。

 

 

此次出台降准的背景

 

有的同志可能会说,这也是积极信号,为什么?降准来了,降息还会远吗。的确,这个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进入9月份,PMI持续下滑,PPI与CPI逆向而动,虽说主流媒体很少用开工不足来表达微观经济,但是从各项指标给出的数据来看,确实是就业不足,投资需求不足。本次降准大概率是来解决投资需求不足的问题。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CPI增速2.8,仅次于2018年春节期间的2.9,为近5年来最高,从消费者感受来看,确实感受到了工资不涨,而物价上涨的疼痛。全面降息仍然不可能,除非猪肉等这些实际问题得以解决。当然,货币政策也还应考虑到国际收支平衡,现阶段确实是全球已经逐渐步入负利率时代了。


国常会、逆周期调节、LPR、地方政府专项债可能是上周最热的词汇。我们都知道需求分为社会总需求是由投资需求、消费需求和出口需求构成。出口需求短期内很难改变,且受国内外政策影响较大。投资与消费则是拉动国民经济的主要动力。PPI和CPI的背离,物价上涨,PMI持续下滑,则明显指向是投资需求的不足。政府转移支付和基础建设无疑是拉动投资需求的一剂良药。而此前国常会提到把做好“六稳”工作放在更加突出位置,其中重点提到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提出了三大政策,也提到继续实施稳健货币政策,适当调控。9月日央行即发文全面降准。

 

此前媒体披露2019年安排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30800亿元,其中新增一般债务限额9300亿元、专项债务限额21500亿元。而此时的释放9000亿左右额度,与新增一般债务限额数字大体相似,是巧合还是刻意安排,不得而知,各位看官刻意自行脑补。

 

由此可以判断,此次通过降准释放的资金大概率会被债市所吸收,并流向政府转移支付和基础建设等领域。

 

也可以 推翻普通投资者误认为通过“放水”助推股市上涨,另外此次国常会提到的“六稳”也可以推翻全面降息的过度乐观的市场预期。于是乎,通过妄想降准助推股市上涨的理由是不成立的。而此后市场若有回响或上涨,也必然是其他原因,不信看一下最近几次的降准与市场关系,其实一点关系没有(看文末图片)。而此次全面降准和此前LPR试行,倒确实可以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等财务性支出,进而改善企业运行情况,但是,在企业缺乏投资标的,经营不向好的情况下,又有多少优质企业愿意继续融资和有多少金融机构愿意放贷。

 

再说对楼市的影响,可以说毫无影响,因为在大部分金融机构的负面清单里,房地产行业依然赫然在列。


本文作者供职于: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 

分享到:
阅读 ()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文章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中鸿地产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