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
姓名:龚炎 的空间
单位:
职位:
访问人数:32205
正文
非专业人士怎么去看“内外双循环” (2020-11-06 15:13:47 )

经济双循环是一个炙手可热的词。

今年两会首提,6月18日副总理在陆家嘴论坛上也再次重申。

"我们仍面临经济下行的较大压力,但形势正逐步向好的方向转变,一个以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2020年10月在北京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研究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

坊间理解,经济双循环,算是给十四五规划当中的经济建设从战略上定了一个调子。

当经济学家在讨论“双循环”时,他们是在说什么?

 

01、普通人怎么看经济双循环,为什么这个时间段提它?

 

所谓循环,是一个生产到流通到消费的过程。

最近经济学家余永定的一篇演讲有提到,关于经济循环,1987年时任国家计委副研究员的马建,向中央提出"关于国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的构想,应该是目前能找到的国内关于"循环"这个词汇的政策研究的最早表述,总结一句话就是"两头在外,大进大出",意为原料和产成品放在"外",加工在"内",典型的政策实例就是沿海开放战略。

当经济学家在讨论“双循环”时,他们是在说什么?

 

中国过去四十年改革开放的成果,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和制造基地,无一不在表明这个战略实践的巨大成功。

中国是经济全球化最大受益者之一。

但随着国力壮大,这套战略如果不加以补充或者修正的话,已经不太合时宜了。

一个国家当它还很弱小的时候,无论是引入外资还是出口商品,贸易顺差,别的国家不会特别在意。有一段时间中国威胁论在西方尘嚣日上也是这个原因。当它越来越强大的时候,再继续实行"大进大出"的战略就有问题了,毕竟除了经济合作,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也是常态,中美博弈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是一方面,全球经济放缓,甚至"开倒车"是另一方面。

所以现在要对这个战略进行调整,双循环可能是最优解。

 

很长一段时间内,从需求端解释经济增长,出口、投资和消费构成国民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单就投资来说,基建和房地产构成社会总产出增加的核心动力,其他工业部门产值大都与这两项有关。比如一套房子得配上一台电视、几条沙发、几个个空调、一整套厨具等。

货币政策某种程度上以外汇为锚,你赚的每一美元,都必须通过央行换成本国货币,也就构成了货币投放。过去搞基建、搞房地产的钱一部分来自外贸,还有一部分则来自对未来的负债。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除非你确定能持续不断的从世界市场赚到钱,能这样做,你的优势必须是独一无二的,但即便是美国,一旦感受到自己的高端科技遭受到威胁的时候,也在迅速寻求脱钩,竖起贸易保护的高墙,而在此之前,已经有动作将制造业回流。

没有良好的内循环,或者说良好的内外双循环互动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

有心的同学,应该对几年前喊出的供给侧改革印象很深,供给侧改革的五大目标是"三去一降一补",其中一"去"就是去库存,前一阶段的去库存是比较成功的,2018年下半年大部分企业已经从去库存阶段过渡到主动补库存,但今年疫情在全球范围爆发,主动补库存的转换戛然而止。

在这种情况下,内需没有为外需进行完美补位。

其原因无外乎两个,要么是需求不振,要么是供给与需求错位。

难点在后者。前者可以通过收入分配和再分配解决,比如做大中产阶级,一个橄榄型社会的需求是最旺盛的,再比如全面脱贫,中低收入者的支出边际倾向(每增加一个单位收入所增加的支出)远高于高收入者。

需求影响供给,在经济学上是一个不太需要去证明的道理,因为市场需要什么,厂家就会生产什么,只要在能力范围之内。

决定我们能生产什么的是各种要素,包含资本、人力、自然资源、技术等。决定一个国家在国际市场承担什么分工的是,它擅长生产什么。

过去是依靠人口年龄结构红利,顺理成章地发展成加工制造大国,但多数为附加值不高的初级产品。

初代出口产品是服装、服贸(各种加工企业)、原材料等,后来有了5G基建、高铁这些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的产品出口,众所周知的原因后者困难重重。

当经济学家在讨论“双循环”时,他们是在说什么?

 

出口路径依赖,让整个经济体的产业偏向劳动密集型,通过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积累够原始资本,后期自然而然地向资本密集型产业转变。资本反过来也会去反哺技术,在这种体系下,加上本身的巨大市场,催生了一些好公司,尤其在互联网行业。

但核心技术始终是一个缺口,说白了互联网产业方面的创新更多是商业模式的创新,集中在应用方面,但基础缺失。比如前些年高端芯片制造和设计,芯片设计这几年我们似乎解决了这个问题,但芯片制造仍然是短板。

房地产和基建路径依赖,关于批驳房地产的观点有很多,龚少不得不先从正面给房地产正一下名。衣食住行是基本生活需要的四个方面,改革开放四十年,尤其是最近十到二十年之间,居住条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改善,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对于居住,硬件素质提升得很快,反倒是软件,比如物业服务、居民素质有时候没跟上。

相关数据统计,2020年中国户均住房达到1.5套,超过九成居民有自己的住房。但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房地产的高速发展、居住条件改善是以高负债为代价的,有数据表明,目前居民财富的70%集中在房子上,而此前央行数据表明,按揭以后,居民负债率已经提升到50%以上。

对于居民部门来说,房子不管是刚需还是投资需求,其一挤占了消费,其二挤占了其他金融资产的配置,比如股票、债券等,从而导致实体融资效率不高。

对于企业部门尤其是银行,以及政府等公共部门来说,银行向房地产部门以及居民按揭放贷过于集中,一旦房价面临下跌风险,银行面临大幅坏账冲击,极易引发系统性风险,从而加剧了政策相机决策的难度。

传统基建在完善交通运输、电力、物流网络等,以及解决就业问题上面立下了汗马功劳,但也不得不看到,基建狂魔同样是以对未来高负债为代价的,催生了部分地方债务风险。并不是说负债不可取,而是一旦传统基建完成,对未来负债是否还有意义。所幸最近提出的新基建用来承接传统基建,对于提升效率、平衡债务有一定正向作用。

经济内循环可以解决出口路径依赖问题,也可以解决房地产和基建"腿太粗"的问题。

当经济学家在讨论“双循环”时,他们是在说什么?

 

02、双循环落脚点

 

无论从供给端看,还是需求端看,中国现在都具备发展"内循环"的条件,早前提的扩大内需就是战术层面选择,最近互联网提的比较多的"下沉市场",从另一个角度看,何尝又不是"下沉"居民的消费升级呢。

从供给端几大要素来看,资本和资源自不必说,人口既是劳动力生产要素,也是推动技术的核心,人口红利正在切换至"工程师红利",中国拥有全球数量最大的理工科在校生以及毕业生。另外城市群建设也给各大要素流通提供了舞台。

根据微笑曲线理论,传统制造业处于低附加值的底端,技术和品牌则在附加值比较高的上端。商业模式也会倒逼技术创新,从而提高生产效率,比如比如阿里集团引以为傲的云计算。中国恰恰不缺的是互联网平台。

当经济学家在讨论“双循环”时,他们是在说什么?

 

经济双循环的落脚点,一个在于做大内循环,改善产业结构,要素自由流动,资本和实体良性互动,形成完整的闭环,另一个落脚点,则在降低外部依赖性,比如出口,比如高精尖技术的进口。

 

03、双循环对普通人影响有哪些?

 

一个是个人发展,一个是资产价格影响投资。

比如在房地产投资方面,内循环下,经济增长某种程度上与房地产"脱钩"是趋势,一些产业为成为房地产的接棒者,比如5G等,房地产大涨的机会很渺茫,但大跌的趋势也不会太明显,房价则会以某种出其不意的方式进行结构调整,比如恒大。

当经济学家在讨论“双循环”时,他们是在说什么?

 

内循环现阶段的两大重点,一个是国内消费,另一个是需要补足的技术短板,而这两大块又会催生一些新业态、新的子行业。比如在消费领域,抓"下沉市场"的拼多多可能是最有代表性的企业之一。

对你将来选择在哪个城市发展和生活也很重要,80年代早期提出的控制大城市规模,大力发展中小城市;演变到本世纪初的积极稳妥地推进城镇化,大中小城市与小城镇协调发展;再到目前的推动区域城市化,形成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长江中下游和成渝经济区几个重要城市圈层,城市群建设更像是在经济大循环这个战略之下的战术性动作,区域城市化替代早期的城镇化,区域内部要素流动更加频繁,而区域与区域之间的互动,也在加强。

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表述过关于“战略”一词的含义,只要有战争,就有战争的全局。世界可以是战争的一全局,一国可以是战争的一全局,一个独立的游击区、一个大的独立作战方面,也可以是战争的一全局,凡属带有要照顾各方面和各阶段性质的,都是战争的全局。

显然,关于经济的双循环,它是一个战略问题,经济生活当中的很多问题都将纳入其"麾下",而它与我们每个人的工作、生活和投资有关。

分享到:
阅读 ()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文章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中鸿地产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