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
姓名:龚炎 的空间
单位:
职位:
访问人数:54423
博主公告
    
最新留言
我的最新好友
正文
监管问询,IPO企业偷偷删除不会回答的问题,交易所震怒 (2021-03-12 22:36:07 )

对不住了,某某证券的兄弟们,对于厌弃的事,必须要踏上一脚。

在此之前,收回昨天说的一句话:恋爱可以敷衍。老婆差点没让我睡觉,差点直接把我踩到床底下,把地板坐穿。为此深表歉意,搞钱必须认真,恋爱更要认真。

闲话少叙,讲事情。

怎么一回事呢?

交易所问询,IPO企业悄悄删除了不会回答的问题。

交易所怒斥,保代和IPO企业分别收到监管函。

“本所在首轮审核问询问题2和问题9中,分别要求你公司补充披露报告期内与相关方资金拆借的情况、对疫情影响采取的应对措施及有效性等,并要求保荐人发表核查意见。在回复问题2时,你公司仅披露了与非关联方的资金拆借,未披露与关联方的资金拆借;在回复问题9时,删除了有关疫情应对措施的问题,未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直至我所后续问询后,你公司才补充披露相关情况!”


龚少专门去找原文件来读了读,发现这家公司明显是有一些问题的。

去年77日深交所受理这家公司的IPO申请,这家公司成立于2005年,主营业务为防火类特种电缆及电力电缆等研发、生产和销售服务。

对数字的痛感比较具体,有密集恐惧症的可以跳过以下二段文字,直接看结论。

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分别为10.12亿元、12.31亿元、12.56亿元、5.19亿元,2017年、2018年、2019年同比增速分别为50.43%21.56%2.06%,增速不断下滑;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054.12万元、6479.33万元、8000.44万元、3305.75万元,2018年同比增长215.43%,而2019年涨幅下落至23.48%

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报告期内,久盛电气分别于2017年、2018年向控股股东拆入资金2260万元、1250万元。它在更新财务资料时对招股说明书相关数据进行了更正,包括将上述拆入资金金额更正为2760万元、1295万元,并补充披露了2018年向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拆入资金635万元,以及2019年向关联方某房地产开发公司销售商品556.17万元。

结论就是,这家公司不仅数据不太给力,而且可能存在严重的关联交易。

再来看交易所问询函中的问题2和问题9

本所在首轮审核问询问题2和问题9 ,分别要求你公司补充披露报告期内与相关方资金拆借的情况、对疫情影响采取的应对措施及有效性等,并要求保荐人发表核查意见。在回复问题2时,你公司仅披露了与非关联方的资金拆借,未披露与关联方的资金拆借;在回复问题9时,删除了有关疫情应对措施的问题,未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直至我所后续问询后,你公司才补充披露相关情况。

监管看问题是如此透彻明了,还对深交所审核问询避而不答,直接删除了相关问题,简直就是明目张胆地告诉监管:我有问题,你来弄我呀,有Z你过来呀。

结果真的来了,公司和保代都被书面警示。

玩火的人这一次被火烧了,自古以来,玩游戏规则的人要么你创造个游戏,要么最后被规则玩儿。

玩火终会被火灼。ZS不是第一次玩火了,龚少查到的数据,去年至今ZS六名保代遭罚。

监管的人,不要小看,他们业务水平一流,往往还有一颗赤子之心。龚少不由得想起一件事。

嘉实基金刚成立的时候,公司董事王少华语出惊人:

我曾经找了一个亿安科技的人,当时股价32元,坐庄的这个人是我哥们儿,他答应我把股份抬到32元,他答应把股价搞到22元,然后我们进去,人家再把股票干到5060元……

大致意思就是,搞什么价投,就应该这么梭哈,互相梭哈。

白话一下,王少华的意思就是搞钱要快,要狠,要坐庄,跟投资理念没关系。为此多方运作之下,把彼时的嘉实基金总经理罢免了。

基金泰和是嘉实管理的第一只基金,洪磊曾经给它下的一个目标是追求长期稳定的收益。在具体方法上,均是建立在对公司基本面研究基础上。

洪磊,1999年参与组建嘉实基金,算得上中国第一批有国际化水准的基金从业人,水平高。深感国内基金黑幕之痛。后来出走,去了监管,现任基金业协会第一把交椅。

另外一位主角,后来去掌管某中小证券,再后来进去了,应该还没有出来,有兴趣的同学大家可以搜一下。

龚少从这两件事中得到的启示是,千万别忽悠,尤其忽悠监管。他们聪明伶俐,他们专业,他们饱含热泪,身怀绝技,有赤子之心……

龚少点评,资本市场,无新事,管你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守护好自己的一方净土,保持赤子之心,才能行稳致远。

对了,还要多拍监管的马屁。要正确地拍在正确的马屁上。

分享到:
阅读 () | 评论 (1) | 转载 | 收藏
文章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中鸿地产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