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
姓名:鲁国勇 的空间
单位:
职位:
访问人数:154549
博主公告
    
最新留言
我的最新好友
正文
左传的世界:不讲武德的吴楚 (2021-01-11 21:58:27 )

 公元前5世纪的一个朗日,在今天绍兴西南的一片开阔之地,两军对垒,烈日炎炎,空气中凝结着浓重的萧杀之气。吴王阖闾的军队与越王勾践的军队严阵以待,主帅一声令下。突然,越军前排士兵放下防护,向前几步,整齐地用剑割断自己的喉咙,倒地而亡,一、二、三,士兵们一排排倒下,鲜血染红了眼前的土地。吴国的军队也从来没有看过这种阵势,纷纷被眼前的场面吓到失去战斗力。俗话说,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就在吴军惊恐之际,越国的军队杀了过来,吴军大败。吴王阖闾也在此次战役中身负重伤,不日身亡。

原来,越王勾践组织了一批死刑犯组的成敢死队,让这支敢死队排成三排,分别用剑抹脖子自杀。大败后的吴王阖闾,临死之前交代自己的儿子夫差,以后一定要打败越国为自己报仇。这次获胜的越国,开疆拓土,越王勾践崛起,全国各地的诸侯王都前来拜贺。再后来,就是夫差又把勾践打败,并俘虏了勾践;再后来,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卧薪尝胆”和美女西施的故事。

吴王夫差风光的时候,染指中原,到鲁国要求盟誓的祭祀仪式上要用百牢的规格。一头整牛叫“一牢”,当时的周礼规定,周天子祭祀才“十二牢”。但吴国兵强马壮,流氓且没文化,你拿他咋办。所以才有孔子的“礼崩乐坏”之叹。

像吴越这么打仗,在中原诸侯晋、齐、郑、宋、鲁们眼里是匪夷所思的,是“非礼”。这个可以看看16世纪前的欧洲,大概也是那个样子。春秋以前,打仗基本上是贵族的事,讲究的是礼仪和规矩,平民根本没有参加战斗的资格,也就是跟着贵族打打杂,收拾收拾马具什么的就不错了。美剧《权利的游戏》有一段这样的情节:琼恩·雪诺和三傻一起游说小姑娘领主莱雅娜·莫尔蒙支持他攻打小扒皮,夺回临冬城时,小领主给了他们62名骑士。春秋之前的战争大致也是这个路数和规模,《孟子》里动不动就是千乘之国如何如何,百乘之国如何如何。“一乘”就是四匹马拉的战车,是当时的基本作战单位,能凑出一千辆战车的就是大国了。

贵族要有贵族的范,打仗也要有范。更准确地说,春秋早期,诸侯国之间的战争,就像施展老师说的,基本上是踢着正步打群架,更多时候是比谁的正步踢的好,而不是谁砍人砍的多。战场上,对方的主帅如果是比自己高的国君,见到国君要先下车行礼的。

再来看看稍后一次齐国和鲁国的一场战役。在齐简公二年,为报复吴、鲁联军攻齐,齐国出兵攻打鲁国。孔子的弟子冉有主战,他是鲁国贵族“三桓”之一的季康子家臣,经过他的斡旋达成迎战意见后冉有做了主帅,另外的“二桓”孟懿子、叔孙武叔出兵但没出。到了战场上,战斗刚开始,谁也不冲锋,而是跑的跑,逃的逃,还是冉有自己组织的三百名武城步兵冲杀在先,鲁军大胜;清点战果,鲁军斩首敌军80个。四五万人的一场大战,双方都出动了七八百辆战车,结果是一场大战下来,百多人的伤亡,这就是中原诸侯国家的一场典型战争。

出来破坏这一规矩的就是楚国,刚开始,楚国是想挤进中原诸侯的朋友圈,可是,周灭商之后,分封天下诸侯,出国还是蛮有。周天子也就是给自己的兄弟、叔叔大爷以及七舅姥爷们,一个人发一套“锅碗瓢盆”,让他们去开疆拓土,到当地去“殖民”,以征服者身份到当地建起城郭,统治其民。稍近一些的,可以看看当年西班牙和葡萄牙到美洲殖民,当年哥伦布就是拿着西班牙女王的特许令出征的,不给资源不给钱只是画个大饼的时候也是很正常的。所以,那些地方开发出来 ,国君对天子也就是象征性的义务,每年带着当地土特产进献一些,出席一下天子的祭祀或者什么重要的典礼之类,《左传》里有一句话: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就是祭祀,“戎”就是打仗。诸侯来,周天子还要接待,如果带的随从比较多,说不定还周天子这边还要赔点伙食费。不过,天子出兵的时候,原则上是要跟随派兵出战的。

 

中原诸侯圈之外,首先崛起的是楚国。楚国不是周天子的分封诸侯,跟周天子不沾亲、不带故的。不属于中原文化区,是南蛮北狄东夷西戎的范畴,从汉字上都可以看出,不是带“虫”就是带“犭”旁的,属于蔑称。《史记》说,周文王的时代,楚人首领鬻熊“子事文王”。合理的翻译应该是:像儿子一样服侍周文王。《国语.晋语》里讲,周成王在岐山之南大会诸侯,楚国的国君还只是一个南蛮子,在会场上连自己的席位都没有,只能和东夷的一个小首领一起搞搞会务工作,其实就是打杂。等天子和诸侯们一一入席之后,这两个打杂的汉子还得去会场前边看守火炬。《左传》里一提起各国诸侯的行动,经常是各种宋公、齐侯、曹伯等,到楚国这里就变成了楚子。这就好比今天开大会,名单上开列出席的首长名单,有宋部长、齐厅长、曹局长等,然后看到,这里边竟然还夹着一个楚科长。

 

中原诸侯这么不待见人家楚国,后来,楚国自己也不蒸馒头争口气,励精图治,经过数代经营,到了一个叫“熊渠”国君时,不玩就不玩,喊出了“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的话,把自己的三个儿子都封了王。事情开了头,就好说了,后面历代楚国的国君就开始称“王”了,还出了厉害的春秋五霸——楚庄王,但这个“王”不是周天子封的,而是自己封的。所以,春秋五霸里: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宋襄公,楚庄王。其他四位都是周天子体系公侯伯子男五等爵里的最高一等爵,突然冒出一个“王”,跟一群部长厅长里来了个科长一样,有点不和谐。

拳头越来越硬的楚国,蚕食这周边小国,辖区也越搞越大,成为南方的超级大国。那套不讲规矩的打法,继续使用,并且,也是第一个征服了疆土不分封而是设“县”,由国君派去的官员管理。楚人在战场上,刀冲着人去,连带着南方的吴国、越国,也是这作风,老大贵族宋襄公看着不顺眼,想出来指导一下楚国的正步水平,结果在泓水之战中,讲究礼仪,不半渡而击,宋军打败,自己受伤也搭上了性命。到了战国时期,中原诸侯也普遍采用以消灭为目的的战争规则,各国纷纷变法,国家的动员能力也加强了,更多的平民被调动起来,战国后期,秦将白起一次坑杀赵卒40万,战场成了绞肉机。不可逆的到最后,成就秦王扫六合,建立统一大帝国。

分享到:
阅读 ()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文章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中鸿地产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