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
姓名:香城故事 的空间
单位:
职位:
访问人数:110514
博主公告
    
最新留言
我的最新好友
正文
来福士:搅动重庆城市神经的一个项目 (2019-10-25 16:28:27 )

 来福士:搅动重庆城市神经的一个项目

 

1

任何一个城市的人群,都可以分为两个主要派别,一部分是保守主义者,一部分是开放主义者。中间的人,与其说是骑墙派不如说是事不关己的漠然主义者。通常情况下,大部分时间里,这两个派系的人们都会相安无事和平共处,只有当一个尖锐的事件呈现的时候,他们的阵营才开始显得泾渭分明。

 

2

来福士,对于重庆城市而言,无疑就是这个尖锐的事件。他打破了保守主义者和开放主义者之间的沉默和平衡。

 

该如何来看待朝天门在重庆城市的地位呢?现代社会,重庆两个地标性名词,朝天门和解放碑,但解放碑只是新中国的解放碑,朝天门是重庆3000年的朝天门,这样的解释,可能能够真实的界定两者之间的差别,以及朝天门在这个城市的地位。

 

也唯有如此,来福士项目才会在重庆城市中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与争议。

 

3

现代城市的发展,经济的力量已经强于政治的力量,典型就是深圳和上海,从发展的速度来看,至少是快过了北京。

 

经济的本质是金融和交换。金融为资源,与政治力量一般强大;交换是活力,失去了交换,一个城市就陷入孤立与封闭。

 

在现实生活中,拒绝金融和交换的重庆人,可能微乎其微,但是否需要将朝天门拿出去换取金融与交换的重庆人中,可能会有相当一部分拒绝者,不管是保守主义者还是相对开放主义者。

 

4

但是,淡马锡与朝天门的故事,确实带着巨额的资本和巨大的交易诚意来的,20128000的楼面,在商业占比达到20%以上,这样的楼面即使放在今天,也并不算太低;65亿的资金总额,用当时的物价核算,大概能修好几条轻轨和好几座跨江大桥了。从这点来说,重庆城市用淡马锡的钱改新颜的功劳不为不大。

 

况且,淡马锡在国际上并非寂寂无名之辈;不说是享誉全球,至少也算在全球商业市场赫赫有名,况且这65亿的土地款,也只能算给重庆城市的定金,后期的建设还会投入大量的资金,而建成后,将凭借其自身的实力和声誉,为重庆带来更多的资金和客人。

 

淡马锡因此有资格委屈,或者真的感到有些委屈。

 

5

但是,人的本性往往是这样的,即便再好客,他也不会把他家的镇家之宝拿出去送人或者交易,否则他就会背上沉重的败家子的社会形象负担。

 

而这对于一座城市而言,也是同样的。

因此,3000年的朝天门的神圣性,决定了无论怎样的交易代价或者诚意,都会引起这座城市与城市内的人民内心底基于自尊的心里抵触。

就像一个家庭将自己的传家宝卖给了隔壁邻居,隔壁邻居将之悬挂于高堂之上的般酸涩。

即便开放主义者,在阐述城市融合,重庆迎新的概念下,也会小心谨慎应对这个可能被责难的命题。

换个角度来说,来福士对今天的重庆,或许也可以叫幸福的烦恼,毕竟城市还有争论,有选择,有辨别,而不是——别无选择。

 

6

时间是记忆的敌人,再深远的痕迹,都可能被时间抹平。

但是之前的痕迹太深,则平添抹平的难度。

对于朝天门而言,来福士法定寿命是50年,而朝天门已经有3000多年。

而对于任何重庆人成年人来说,至少都可能见证一部分来福士的命运,也至少都经历过没有来福士朝天门的岁月。

朝天门是否是血,来福士是否是刺?

这以问题,可能还会长久的伴随着这个城市。并且随来福士项目的成功与否而声音时大时小。

或者换个角度,不管商业是否成功,来福士都应该小心避免刺激这个城市的情绪。

分享到:
阅读 ()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文章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中鸿地产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