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
姓名:香城故事 的空间
单位:
职位:
访问人数:173172
博主公告
    
最新留言
我的最新好友
正文
再谈协信的陨落—关于协信破产重组的随想 (2021-07-07 14:31:46 )

 再谈协信的陨落—关于协信破产重组的随想

 

1

协信破产重组的信息,放到全国来看,不算什么大不了的故事,放到地产行业来看,也不算太大的故事,毕竟华夏幸福和泰禾都曾经混得比写信风光,现在也都在泥潭中步履维艰。再说隔壁四川的蓝光,也曾经混的比协信好,现在也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样子。

 

不过对于重庆而言,特别是重庆地产市场而言,亦或者重庆本地地产企业而言,还是具有相当的重要性,他是重庆目前地产行业破产重组的最大的本土企业,地产市场前20年里,一直被视为重庆地产行业的四朵金花之一。也是曾经渝派地产典型的代表企业。

 

2

关于渝派地产,这是当初金科在进行品推,进军全国市场的时候,时任营销总李战洪提出的概念,单个的金科企业当时要全国化,会遇到非常多的阻力,将重庆地产集团化,而金科又是重庆地产企业的佼佼者领头羊,肯定是这个概念全国化的最大受益对象。

 

借助渝派地产这个整体概念的提出,此时的协信,东原都开始进行了向外扩张,跨出川渝的第一站,协信和华宇对外扩张的第一步即跟随金科的脚步选择了无锡,这可以说是渝派地产对重庆地产行业的整体推动的作用最直接的例证。

 

在一个被地产和金融领域视为落后地区的企业,要想市场由低层级向高层级转化,集体的力量将会使每个个体都受益。

 

3

谈论渝派地产的原因是我们将要引出另一个话题。江湖小道传言蓝光之祸是因蓝光对平安的一笔贷款延期导致平安另一笔业务违约,因而被平安拉黑,平安拉黑造成金融圈连锁反应,导致了蓝光资金链的断裂。

 

如果这个小道是真,那么蓝光故事背后反应的是四川金融力量的薄弱以及话语权的缺失,在金融圈四川企业就如浮萍,没有根,当金融圈一家企业对蓝光拉黑时候,川企就只能随波逐流。作为重资产的房地产行业,对金融市场的依赖性可想而知。

 

那么回过来,重庆企业是否也存在这个同样的金融环境呢?协信是否也是基于同样的逻辑呢?虽然导火索并不是蓝关哪类。但我们从协信开始遇到难关时候就找的绿地,以及现在的或作伙伴,为什么协信没有找本地的合作伙伴呢?同行不想找,外行找不到,我想这大概率是协信选择的尴尬重要原因。

 

4

从产业链来说,金融毫无疑问位于金字塔的塔尖。

 

现代经济,金融的这种力量得到了空气的强化。没有金融,就不可能有创新,因为金融的介入企业才能给予人才更高的报酬和待遇。而在规模扩大的时候,更是需要金融的介入。因此离开金融,无论是产业深度和广度的扩张都极其艰难。

 

在全球化的今天,地理位置的改变形成了以沿海城市为中心的支点体系,历史上的西部的金融高地,如山西票号那种鼎盛日子,几乎很难重现了。当然山西票号的形成一方面与当地的煤开采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山西传统的社会关系以及相对远离当时的政治中心北京有关。

 

这点川渝同样难以别开生面。在商业文明勃兴的今天,川渝农耕文明思想依然浓郁。整体社会还没有进入到商业文明阶段,因此整体社会氛围对身处这个环境的企业并不特别友善。无法集群体之力共度难关,也是川渝企业向一流企业前进的一个重要障碍。

 

5

协信走到今天这一步,固然有很多企业自身的原因。但整个城市的金融基础和社会氛围,也应该有一定的原因。

 

尽管金科完成全国化以后,不再提渝派地产这个概念了。如龙湖宣传自己不再是一个重庆企业一般,当企业完成全国化以后,如何重塑企业品牌,或者在企业重塑品牌过程中的维度选择上,高举渝派大旗不再是他们的一个选择。

 

任何一个决策都有两面性。

 

协信今天的重整,应该不是最后一个重庆地产企业的重整。

 

当社会基础不够,金融力量不强的时候,合肥市政府给了第三个答案。尽管在地产领域这个实行更加艰难,但营造整体社会氛围,政府的示范效应不可小觑。

 

分享到:
阅读 ()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文章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中鸿地产网版权所有